您当前的位置 :每日甘肃 > 陇东报 > 北地风 正文

带着老爸逛庆阳

来源: 陇东报  作者: 郑晓红   2015-10-21 15:52  编辑: 贾莉丽


  带着老爸逛庆阳

  郑晓红

  合水大山门林场美景

  笔者与父亲参观抗大七分校旧址

  老爸今年74岁,腰椎间盘突出导致椎管狭窄,再加上年轻时就落下的坐骨神经痛的老病根儿,今年已经住了两次院。这次出院不久,恢复得还算不错,又逢国庆假期,不敢带他走远处参加“人挤人”运动,那么,就带着老爸逛一逛家乡庆阳吧!

  小时候,老爸在我眼里顶天立地。现在,我跟老爸翻了个儿,我说走,老爸毫不含糊立马穿鞋跟我出发……我都记不清了,从什么时候开始,变成了我领着老爸了!

  第一站很重要!因为这是老爸寻找记忆之旅的发端!

  年轻时,他跟着西北建设兵团一头扎进子午岭大山,野猪横行,蛇豹出没,野鹿呦呦,他的青春就献给了这座山峦!

  一过子午岭隧道,老爸陡然精神一振,话匣子打开滔滔不绝,前尘旧事如两边葱郁密匝的原始森林一般连绵不绝。我们先到达合水县连家砭林场,进了场部,好多平房已不见了。好在最后一排老爸曾经住过的房子还在,已改做库房。老爸给我一间间指过去:这间住左陈林,是个好娃,可惜没的早……这间住左建国,是个急性子,是左陈林他哥……

  进了林场场部大楼,在场部领导牌上找熟人。第一个就认识,当年的攒劲小伙子小白现在是林场一把手。老爸说:“这小伙子人对着哩,年轻时见了我一直郑叔长郑叔短的,现在见了还是客气的很!”

  第二站,更关键了。离开连家砭林场,我们拐进通往烟景川林站的路。老爸说,当年的路,可真是难说得很,土厚得能埋到腿弯,想出川全凭脚力,偶尔坐上吱吱扭扭的木轮大马车就算奢侈的很了!但现在,全是水泥路,一马平川,一溜烟就进了川。

  走到半道,大约叫曲家庄吧。老爸说他在这的农业社里有个老朋友,应该还在世,他想去找找。我们远远眺望他姓查的老朋友当年住的地方,破庄烂院的,不像有人住的样子。在附近打听了一下,老天,他还住在那里!我们沿着那条连羊肠小道都算不上的路摸进他住的烂院子……一路上,老爸一直说:“天爷!天爷!好天爷哩!”

  那黑漆漆的窑里站着一个罗锅老汉,他一动不动地望着我和老爸,我们一直走到跟前,老爸伸出手……不能再描述了,说多了都是泪!老爸和我都不能接受,怎么会到这种地步呢?家徒四壁都不足以形容。这次我们留了点钱,老爸说下次再来,一定要带些被褥旧衣服和生活用品……

  离开曲家庄,继续向川里进发!两边的梢林很密,密不透风,映衬着老爸离别老友的沉甸甸的心情。

  到了当年的连部,下了车四下眺望,不像啦,不像得劲大了!当年的水坝不见了,潺潺的小溪流也被草遮得不显眼了,几个方方正正的大鱼塘四平八稳地摆在那里,一群雪白的鹅警觉地边眺望我们边缓缓游到远处去。我们当年住过的石窑还在,久不住人了,窑顶的荒草很盛,院里都种了玉米,远处的学校已经不见了,全是玉米地!

  这里曾经是长庆油田的大后方,我记忆中,有大片的玉米地、葵花地、南瓜地。玉米是最主要的粮食作物,所以,到处都是玉米仓。我们今天见到的玉米仓都被修缮过了,已不似当年。

  老爸趴着石窑的窗户,一间间看过去,唏嘘不已。我们上上下下,把所有能想起的地方都看了一遍。离开时,老爸指着溪边的香蒲说:“以前这毛腊苔哪里能长得住,一长成,抢着采回家装枕头,以前咱家的枕头芯里装得全是毛腊苔。”老爸探着身子,折了两支,说要带回家插在瓶子里。

  第三站,合水县博物馆。老爸说他为合水贡献了一辈子,竟然没逛过合水县博物馆!老爸属马,先跟大殿前的石马合影一张,老爸说,看这马胖的,腿粗的,一看就是一匹结实好马!

  在石刻展馆里,老爸直接震撼了,不停地夸古人批今人。他说,人都说古人笨得很,让来参观一哈,看再说这话呀不!你看这石头上刻的浮雕,花枝枝花瓣瓣花心心都刻得活灵活现!

  看见一只石龟的脑袋掉了!老爸遗憾的!哇,又看见了千年槐树根哪!老爸围着这千年槐树根转了好几圈儿,惊叹不已!再往那边一望,哇塞,这古塔怎么那么眼熟呢?老爸很疑惑地端详半天,说,这个塔,和塔儿湾的塔咋那么像来?一看说明,原来这塔确实是2006年从塔儿湾迁来的。

  第四站,到大山门林场啦!吃完饭已是黄昏了,看来,只能夜宿大山门!老爸第一次来这里,他很惊奇,说,都说合水没水,原来水都聚到大山门了。大山门水多,开发了一连串的鱼塘,太阳落山了,晚霞把鱼塘都烧红了!走啊走的,好一片荷花池!哦,时令不对,叫枯荷池吧!

  第二天吃完早饭去看林场的鹿场,五六月份才是看鹿的好时节,那时,雄鹿头顶的鹿茸正威风!鹿场旁边有道沟,听养鹿人讲,将来准备把那条沟封了,把鹿放养到沟里去!

  看完鹿,离开大山门。翻上黑木山,黑木山上有棵大黑檀树,黑木山名的出处跟这棵树有关系吗?不知道!下山,山下是瓦岗川,但这缤纷秋色实在诱人啊!老爸都忍不住下车指点江山了!

  第五站,到东华池了,抗大七分校。到了这地方,老爸就激动!迎面十只石窑,其中的九号展室,就是文化大革命关过他的地方啊!老爸说,那时候哪里有墙皮啊,直接就是石头!老爸指着窑洞角角,他被关的时候,床就安在这里。老爸还回忆,他的领导关在隔壁,挨不住批,上吊了。老爸感慨道:“实际上关了一阵子查不出来啥,胡批了嘎子就放出来了,啥事没有,老领导性子太大了,宁要自尊不要命!”

  老爸又回忆,那时候,这里叫东华池马场,场里三个领导,一人一匹坐骑,那三匹马,一匹叫黑脸,脾性最乖,谁骑都没事,一匹叫黄拐子,腿伤过,但恢复后啥事没有,还有一匹年轻的,性子很倔,认人!

  老爸拿起一只桦树皮筒子仔细端详,这是当年他们常用的食盒呢。

  第六站,陕甘边区苏维埃政府旧址。这地方真是藏得好深沉啊!我们开车犹犹豫豫反复两回才找到!老爸说,看共产党当年寻下这地方有多安全,自己人都找不到,就别说国民党了!干个革命不容易啊!

  第七站,到南梁啦!南梁的高大上顿时把老爸震到了!不停地说,这是咱南梁吗?这是咱甘肃地方吗?咋感觉像走到大地方的大景点啦?

  在展馆里,老爸一抬头,巨大的斧头镰刀!老爸惊奇地不得了。好吧,我取一个刁钻的角度,把天顶上的镰刀斧头和老爸都拍进照片里去!三层展馆,认真听,认真看!对老爸来说,四处都是惊叹!

  带着老爸逛庆阳,到这里要画句号啦!

  老爸,转美了吗?转美了!

  老爸,还转吗?算了,回家走。

 


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:  

相关新闻
论坛热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