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每日甘肃 > 陇东报 > 北地风 正文

北地风:你不想我,我想你

来源: 陇东报  作者:   2015-09-14 18:04  编辑: 杨晨雨


  你不想我,我想你

  夜幕下,刚迈进家属楼的大门。我习惯地抬头朝母亲居住的二楼窗户望了望,房间果然亮着灯光。窗户的玻璃上印着一个矮小的身影。

  我迫不及待地上了楼,摁响了门铃。小保姆开了门。母亲依旧站在窗前,像一尊雕塑。小保姆大声说:“奶奶,叔叔都回来了,你还看啥呢?”母亲依旧未动。小保无法阻止苍老,正如无法拒绝明日的太阳,保姆对我说:“奶奶的耳朵越来越背了。”我点了点头,悄悄地走到母亲的背后,轻轻地扳过她的肩膀。她似乎吓了一跳,看见我猛然出现在她面前,惊讶地问:“真是你吗?我眼睛一眨也没有眨,一直望着窗外,咋就没有看见你?”还没等我回答,小保姆说:“自从得知你今天回来,奶奶已经在窗前站了整整一个下午。”母亲这个习惯我知道。她盼望我回家,又害怕我离家。不论是我回家后外出购物,还是出去倒垃圾,她总是习惯地站在二楼窗前目送我走出住宅区的大门。估摸着我快回来了,总是习惯地趴在二楼窗前张望。

  想到这,我连忙扶起母亲坐在沙发上,母亲摆了摆手说:“别扶我,让我自己慢慢坐。”只见她用颤巍巍的双手扶着单人沙发的两端,艰难地坐下来,然后用慈祥的眼睛打量着我,笑眯眯地问:“你有多长时间没有回家了?”我说:“两个多月了。”母亲说:“不对,整整87天了。你不想我,我想你。”我说:“娘,都是我不对。”娘说:“我并没有责备你的意思,娘想你啊!”

  望着为我多年守寡的母亲干枯消瘦的脸庞,皱纹纵横的额头,瘪凹发紫的嘴唇,青筋暴露的双手,我心里一酸,泪水涌了出来。

  “你坐了一天车,也歇着吧。”母亲说。我说:“娘,你睡吧!我不累。”

  母亲说:“那你看着娘睡,娘睡着了,你再走。”

  我点了点头。母亲顺从地闭上了眼睛。

  岁月沧桑,光阴无情,母亲衰老,我心悲凉。同时,我又感到欣慰,我这个接近知命之年而又不认命的人,此时却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,因为我的母亲还健在,因为我还有“娘”可叫。

  “唉,我老了,给你们帮不上啥忙,反倒净拖累你们,你们现在正是难熬的时候,上有老,下有小,不容易啊!”母亲翻了翻身说。

  “娘,都是我不好,我忽略了你想我时的心情。我原以为每周给您打个电话、报个平安就可以了。却没有想到即使这样,依旧不能缓解您的思念之情。那好吧,从今往后,我争取两个礼拜回来一次,好不好?”我说。

  娘高兴地坐了起来:“真的,咱们拉钩钩,一百年不能变。娘不仅想听你的声音,更想看你的脸,看你胖了还是瘦了,过得好不好?这才是娘心里最牵挂的事。”

  母亲的话再次拨动了我的心弦,忍不住的泪水夺眶而出。

  过了一会儿,母亲好像又想起了什么说:“万一你单位有事回不来,咋办?”

  我说:“回不来,我也得想方设法回来。”母亲问:“为啥啊?”

  我学着她的话回答:“因为你不想我,我想你啊!”

  母亲笑了,像孩子一样天真地笑了。

  □赵志华


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:  

相关新闻
论坛热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