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每日甘肃 > 陇东报 > 北地风 正文

北地风:“半本书”的精神

来源: 陇东报  作者:   2015-09-14 18:03  编辑: 杨晨雨


  “半本书”的精神
 

  □姜全政

  我很庆幸自己虽然年纪大了,却还能像年轻人那样怀着海啸般的情绪给学生们上课。今天,我精心准备的课文是蒙古族诗人牛汉的《我的第一本书》。站在讲台上,我说:“请你们打开课本读《我的第一本书》,读完告诉我,你们最感兴趣的是哪些内容。”

  “‘我’用刀子把新书裁成两半,一半分给同学,父亲却没有责备我”,一个性急的娃娃开口了。

  “一位温和善良的父亲”,有谁不甘示弱接茬。

  “不忘苦难,就是‘不忘本’。”

  “巴金说,‘友情是生命中的长明灯’。”我带头鼓起掌来,受到鼓动的娃娃们打开话匣子。

  “父子情、同学情、朋友情,感人!”

  “人狗上演的‘双簧戏’,我都笑出了眼泪!”一个娃娃一边揉肚子,一边“吼”叫。

  课堂上,我没有范读,黑板上也没有写下一个字,没有用多媒体辅助,但我心里却是海啸般的涌潮。看着娃娃们仔细地读课文,抢着查生字词,搜集牛汉生平、作品资料,回放学过的旧课文——牛汉诗《华南虎》,自有一番热闹。我穿梭于娃娃堆里,指点“知书识礼”和“磨磨蹭蹭”两个词语释义。娃娃们自己找问题,自己求解。把学生“捏”得太紧,你什么也抓不牢;放开了,整个世界都属于你。这是我刚从别人那里学到的,就课堂上“热蒸现卖”起来。

  在我愣神的工夫,娃娃们获得了对课文全貌的认知,读懂了一个父亲对孩子的尊重,对孩子的负责。这尊重,是对孩子人格的尊重,对友谊的尊重,对平凡职业的尊重。课文表现了求真、趋善、向美,这也是一堂语文课所要追求的目标。

  我说:“刚才我们知道了课文‘写什么’,还要推敲它是‘怎么写’的。”

  娃娃们提出疑问,“我正在院子里看着晾晒的麦子,不停地轰赶麻雀,祖母最讨厌麦子里掺和上麻雀粪。新打的小麦经阳光晒透发出甜蜜蜜的味道,非常容易催眠和催梦。”这是啥修辞?

  我说,这是“通感”,就是感官感觉的迁移。句子清新诗意美,给人以联想和想象空间。

  我提醒文中藏着一句俗语。很快,“瞎狗看星星”这个“暗藏的特务”就被“揪”了出来。

  临下课,我对娃娃们说,那段荒寒岁月,是历史的隐痛,人都愿意“好了伤疤忘了痛”。记取荒寒时的快乐,不忘“半本书”,那是另一种“不忘本”的精神。

  笑声中,我们下课了。

相关新闻
论坛热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