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每日甘肃 > 陇东报 > 北地风 正文

北地风:老家

来源: 陇东报  作者:   2015-09-14 18:03  编辑: 杨晨雨


  老家

  □惠敏娟

  每个人对老家都有一种特别的情怀,无论我走多远,无论我在做什么,老家就在那里,不远不近,让我魂牵梦绕,念念不忘。

  我之所以怀念或者想念,是因为老家是一个适宜放松身心、抛却烦恼的地方。每次回到那里,我感觉自己像个逃兵,像是一个被城市的喧闹折磨得伤痕累累,然后躲回这里独自疗伤的人。这里有我的亲人、我的回忆,还有醇香的泥土和广阔的天空。

  乡邻们总是质朴的,在他们面前,我可以随意做个游手好闲的人,无论多忙多累,他们都会将最纯最真的热情奉献给我。冬天,他们会非常“固执”地把我让上自家的热炕头,然后在我面前摆满花生、瓜子和蒸红薯;夏天,他们会端个马扎陪我坐在大树的阴凉下,一边吃着西瓜,一边拉着家常,欢声笑语似乎也充满了甜蜜和凉爽。

  留在快乐老家的,未必是最好的年华,却肯定是最好的回忆,跟拥有相同记忆的人一起回忆往事,绝对是一件幸事、乐事。从小一起长大的邻家哥哥们早已褪去了稚气和顽皮,他们不善于与我一起回忆往事,但却将曾经的记忆“拷贝”进了媳妇们的脑海。东家嫂子和我聊天时总会说:“你哥说小时候他骑车带你去赶集,往回走的时候你坐在后座上睡着了,结果把你给摔了下来……”西家嫂子经常说:“你哥说小的时候,他带你去掏老杨树上的麻雀窝,不小心把鸟蛋给打碎了,结果你坐在地上哭了半天……”

  所有画面就像一部快速闪进的电影,老家的脚步并没有因为我的怀念而停留。一栋栋小别墅或砖瓦房取代了原先的窑洞,虽然住惯了窑洞的老一辈们在儿孙们的簇拥下都住进了新居,但老人的内心未必是欢畅的。每当回到村上,我总会看见老人们叼着旱烟袋,久久地蹲在老房子的废墟上,悠悠地吐着烟圈呆呆地出神。

  与城市里的喧嚣、局促和紧张相比,我的孩子似乎更加喜欢广阔的乡村。每到周末,孩子总会眼巴巴地要我带他到外婆家去,我自然不会拒绝孩子追求快乐的要求。看着孩子穿着外婆做得结实的老布鞋在田野里与小伙伴们玩闹,我的心里充满了欣喜。在我小时候,也曾经拥有一个辽阔而温暖的老家,但我的孩子却没有,他生在城市、长在城市,我能送给他的,便是这个在快乐老家无忧无虑的童年,仅此而已,我却希望是全部。

  老家就是那样,不管我在哪里,它就在那里,不管我在干什么,它还在那里,不远不近,安详自然。如同父辈们的情感,虽然只是一句“孩他娘”,却是一辈子的守护和牵绊。


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: 

相关新闻
论坛热帖